嘉善博客
闲草的BLOG
我的博客我做主
个人首页管理博客
我的文章
      当我睁开眼睛,准备起床的时候,太阳已经照在被子上了,感觉浑身的轻松。今天是周日,才能舒服的睡到自然醒,打开窗户,举目望去,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多,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挂着笑脸,天气好,心情就好…       我洗漱完毕,走下楼去,到街上去买小吃,匆忙地往小吃店走去,店里人很多,排着长长的队,可能是周末的缘故,人特别多,我排着队,东看看,西望望,突然间,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,想主动打招呼,但又怕认错人,正在犹豫的时候听到;“阿亮,你买早点啊”       哦,那人竟然叫出了我的小名,我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;“是阿牛啊,几十年不见了,今天怎么在这里啊?”      &nb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12/23 0:10:58
   天阴沉了,乌云卷着大风直奔而来,一下子白天犹如黑夜,杨柳开始舞动着枝叶,河面上起了泡泡,那干旱的泥土,一下子流着哗啦啦的水,烟雨长廊下的游人,扣动着自己心爱的相机,快速地抢拍着雨中的西塘。      雨中的西塘充满着诗情画意,似乎变得格外的宁静,人们只听到风声,雨声,还有河两岸杨柳树波浪形的舞姿,那河上的小桥就像穿上了一件薄薄的,透明的丝衣,显得分外迷人,犹如出浴后的少女,让人陶醉,让人倾倒。      偶尔看到一只小船在雨中的河面滑动,偶尔听到粗心的房东赶紧关窗的声音,偶尔看到游人在雨中快跑的倩影。人们忘记了喧哗,看着雨丝,听着雨声,仿佛就在听一曲动人的丝竹情歌,江南水乡的诱人魅力就是这动中有静的情调,它让人留恋忘回,依依不舍。     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4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7/16 21:27:58
鸟儿飞不动了,连飞到树上的力气也没有了,它停留在树下,傻傻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… 正好一位中年汉子路过,见了鸟儿,他用手摸了摸,鸟儿动也不动,他仔细打量着鸟儿,眼光放出慈爱的目光,看着鸟儿留在地上粪便,自言自语地说;“看来这鸟儿中毒了”。于是乎,他就把鸟儿捧到了家里,拿出了药片,耐心地把药喂进鸟儿的嘴里,喂好药他就出去了… 过了不一会儿,鸟儿突然开始振翅高飞了,它想飞出主人的屋子,从窗外看到外面那美丽的风景,看到同伴在自由的飞翔,鸟儿心花怒放,它多么希望自己马上远走高飞,冲向自由的天空… 它眼前出现一颗很大树,它奋力展翅,猛飞过去,只听见“碰”的一声,鸟儿一下子坠落在地上。它息了息了,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用力飞去,可是还是同样的坠落,往后鸟儿一次又一次的毫不气馁继续朝不同方向飞翔,都没有飞出小屋,它有点气喘吁吁,搞不懂为什么就是飞不出去了,就像一个无头的苍蝇,可它明明看到外面的风景啊?鸟儿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5/15 23:52:29
 早春二月,微风拂面,傍晚七点多钟,遢皮面店生意正旺。遢皮掌勺,张英送面,客人一批吃好了、走了,又来一批,进进出出、夫妻俩忙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夜已深,店里吃面的人开始稀少,忽然,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,“遢皮啊,来两碗爆鱼牛肉面。”随着叫声,进来两个人,遢皮从里屋往外探头一看;“哦,原来是陈厂长和李科长两位,稀客啊,坐一会儿,面条马上好。”      面条很快好了,客人也不多了,遢皮自己把面条送了出来,笑嘻嘻地说;“两位慢用,厂里还不错吧。”一边说、一边在旁边坐下来,“好个屁,我们俩都下岗了。”老李不满地说。“不相信,你们都是厂里的领导骨干,怎么会?”遢皮不解地问。“那是老黄历了,现在都是年轻人的世界,老了,人家不要我们了。”老陈有点懊丧、失落。“现在闲着家里没事做,闷得慌,哥俩出来逛逛,逛了半天肚子饿了,路过‘天下第一面’就进来了,顺便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4/3 15:18:56
      遢皮的面条店生意越做越好,母子俩同甘共苦地支撑着,起早摸黑的辛苦也忙不过来,加上母亲身体远不如从前了,遢皮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遢皮就和母亲商量、要找个帮工,母亲同意了,不过用工条件有她定。  第二天,在“天下第一面”店门旁贴了一张招工告示,上面写着;“因本店业务需要,招聘帮工、女,一名,年龄在20------25岁之间,勤劳肯吃苦,品貌端正,试工期间工资800元,包吃包住。”过了没几天,一位外乡的姑娘来到遢皮店里,遢皮一看,心中一喜,真漂亮,忙上前搭讪,“姑娘来做工?”“是啊,我是四川的,叫张英,出来就是打工啊。”“好,那你留下来试一试?”姑娘就这样留了下来。        遢皮的母亲看着他俩每天忙碌和默契的情景,满心的欢喜,心里有一种慕名的快乐,姑娘的确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3/7 20:13:51
  面条店开张了,路过的人看到新开的面条店、陆续进来,生意还不错。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生意开始清谈起来,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多,遢皮有点坐立不安起来,这店是自己的全部家当,如果经营不善连母亲也要跟着吃苦,如何是好啊,他不忍心母亲为了他而吃苦,怎么办?怎么办?遢皮一个人坐着发呆。       在旁的母亲看着遢皮的那般模样,心里有一点心慰,有一丝无奈,心慰的是遢皮开始在为生活发愁了,他已经长大了,不要太多的操心了,无奈的是遢皮太无能了,他做的面条自己也不爱吃,怎么能靠它来赚钱呢?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办法,看着遢皮,她语重心长地说;“儿啊,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;一条是马上去请一个手艺好的师傅来帮忙,不过要付高工资,我们还要顺着他,第二条是马上停业,你到别的店里去做学徒,等你学到了手艺再来开店,否者我们这个店、不关门才怪呢。”听了母亲的一席话,遢皮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2/16 23:07:38
    光阴如梭,时代变迁,小镇没有了往昔的喧闹,街上冷冷清清,满街听不到叫卖的声音,到处在割资本主义尾巴,当时人们一般都歧视小商小贩,称为;“不入流”。母亲为了遢皮的前途,去居民委走了好几趟,总算被分配到一个轴承厂做工,遢皮的命运也开始发生了变化。 遢皮想不通,心里郁闷,对母亲说;“生意做得好好的,叫我去工厂做啥呢?”“儿子啊,你还小,不懂,你跟我做小生意,将来连个老婆都娶不到,妈为你好,可能有人看你在工厂上班,或许你会交上好运,乖儿子,听妈的话,去轴承厂上班,学点技术,为王家争气。”看着母亲期待的神情和苍老的脸庞,遢皮听了母亲的话,进了轴承厂。        遢皮进了厂,感到浑身的不自由,有时还常常受窝囊气。厂里的工人也看不起这个小商小返的遢皮。他被分配到断料间做断料工,活,又苦、又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2/7 23:45:54
     哎,好舒服!”遢皮伸着懒腰,窗外的太阳已哂在床铺上,看到这么好的天气,他计划着今天该怎样把时间消磨?嗯,上午,把昨天捉来的蟋蟀筛选一下,留一只最强壮的,确保十战九羸。想到这、心中美滋滋的,到了下午------,忽然,听到外面走进一个人来,身影好象有点熟,向母亲诉说着什么?等那人走了,母亲直着嗓门怒吼道;“你这个扫门星,把人家的毛豆地、弄得一塌糊涂,吃好早饭,你赶快到居民委会、去给我说清楚!”看着母亲充满怒气的脸,遢皮半个魂都吓跑了,看来今天的美梦可要破产了------         遢皮来到居委会,朝里屋望了望,知道情况不妙,昨天企图用扁担打他的那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,在他的脚旁边、有一大捆毛豆杆,他的身旁坐着一位派出所的警察,和居委主任说着什么,见他进来,就停止了说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1/25 23:08:47
   “老李啊,遢皮要办轴承厂了,昨天他到我家来和我商量,说等他资金到位时、让你我过去。”“是吗?有点意外啊,老陈,你同意了?”“怎么会不同意,我们闲着也闲着,拿下岗工资,日子也难熬啊。”老陈无奈地说。“这遢皮看不出来,现在活出个人样了,人不看貌相啊,三十年风水轮番转,相当年的遢皮让我们为之担心,甚至伤心,恨铁不成钢。可现在,他要当我们的老板了。人世变幻,时来运转啊。”老李感叹着。       遢皮的真名叫;王一飞,因为他做事随便马虎,身上一直弄得脏兮兮的,而且衣冠不整,平时拖三拉四,蓬头乱发,鼻子下还常常挂着两条鼻涕,走在街上、活象个乞丐,故街坊邻居给他取了一个恶名;“遢皮”。说起“遢皮”大家都知道,而“王一飞”就不得而知了。        遢皮命运不济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2/1/16 23:42:59
    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在阳光的照耀下仙人球更显翠绿,我急忙走进花店,仔细一看,觉得这绿、绿得怪怪的、很不自然,于是乎就问店老板:“这绿色不会是油漆涂上去的吧?”让我吃惊的是店老板回答说:“是啊,是用油漆涂上去的。”哎…现在的人脸皮真够厚的,造假也可以习以为常。这位老板用油漆装饰仙人球目的是为了增加卖点,可他破坏了仙人球的原来本色,失去了生命的光泽,显得别扭,根本没有美之可言。俗话说:“真正的美是自然的美。”      这使我想起了时尚的美容整形,有些人为了美不惜出资巨款,还要经历千刀万刮的磨难,无论在物质上、还是在精神上都蒙受了损失,结果换来的是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像几何图形的美脸。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,换一张漂亮的脸还有什么意义呢?整容往往是失去自信的表现(因烧伤而整容的除外),人的外表不是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12/23 0:16:57
     人们都爱美,想尽办法让自己更美,人们都喜欢绿色环保,又有人文景观的美好环境,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为自己的生成环境塑造着美,世界因此越来越变得美…      我也喜欢在居室里弄的绿色植物点缀一下,有时候放一个千人球,有时候放一盆仙人掌,有时候放一棵铁树,放上这些心情就是不一样,感觉特别的好…     可惜的是我不会照顾这些让人心情舒畅的植物,在居室里绿色留不了多久就枯萎了,实在让我有点心烦。还好,有一天和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在一起聚餐,朋友兴致高时就大谈护花养花的好处,我在一旁听到津津乐道,听着听着想着自己那些枯萎的植物,就问他如何保住这些植物?问了有点后悔,知道免不了给他数落几句,于是就问我;“你是怎样照料这些植物的?”我就说;“我放在屋内,每天浇水,过不了多久仙人掌之类就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11/7 18:16:38
    站在阳台上,望着空中圆圆的月亮,闪闪的星星 ,微风轻轻的袭击着我,有一丝丝凉凉的感觉。蟋蟀的叫声变得微弱,月光下的树叶看上去有点发黄,鼻空里有一股桂花的香味在缠绕,那层层的清香激发着我思绪的灵感。  我看到了田野金色的稻穗,看到了地里红薯 的出土,看到了採菱姑娘在河中忙碌……人们开始享用一年劳动的果实,囤积食物准备迎接冬的来临。从自然界的角度看,秋天是生命开始进入休眠期。古人云:“秋,阴也。”我说:“阴,冷静也。”   是啊,人生需要一个休眠期。让人们有一个瞻前顾后的反省机会,想想:我以前做了什么?做错了什么?今后应该怎么做?人们需要冲锋陷阵的的激情和势如破竹的斗志,更需要在尘土飞扬中停下来,洗涤一下灵魂的主体。生命需要过滤器,洗涤剂,它们使我们更加理性,更加智慧。  雁过也……秋天是寒冷的开始,也是新生的萌芽。  风有点大了,窗户发出被风吹动的响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9/14 23:45:24
  他是一个的鳏夫,他没有正当的职业,在社会上瞎混混,对家庭,对自己有一种无所谓的的态度…她是一个寡妇,年龄比他大十几岁,想往着幸福,自由的生活…  时间应该追溯到十多年的某一天,他们在偶然的一个场合相识了,可能前世有缘,他们很快就进入了爱河之中,又很快地走在一起,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时光…在这十几年有过欢乐,有过幸福,可惜他们现在反目成仇;曾经生活在一屋檐下,曾经风雨同舟,曾经的相亲相爱,为了钱财他们所有的感情都付诸东流…  他厌倦她了,要把所有的财产霸为己有,特别是那套很有经济潜力的楼房,一定要属于他,他忘记了她对他的付出和关爱,想尽办法,要取得社会和众人的同情。他连自己九十多岁老母也要利用,到处张贴告示,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态势来换得人心,说什么“老母九十几岁了就因为这个女人,连居住的房屋也没有。”(可他并没有想过,如果她被赶出,同样会失去居住的地方)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8/25 0:46:35
世界上最公平的就是时间,它都给每一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,大家同时运行,同时操作,每个人不可能多一分,缺一分,然而每个人在这二十四小时的过程是完全不同的… 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,我不知道白昼和黑夜;饿了就哭,困了就睡,,醒了就笑,在大人的戏笑中我慢慢壮大,逐渐地学会吃饭,学会说话,学会走路…然后进入幼儿园,开始与外界的人接触,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学习,一起成长,然后是小学,中学,高中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不停地学习。 在我童年的时候,我最喜欢星期日,因为只有这一天爸爸,妈妈才跟我出去玩,有时候到公园,有时候到游乐场,特别是在暑假期间还和一起去旅游…美好的时光一瞬间就过去了…童年很快消失了,逐步开始迎接生活挑战,高考就是挑战的第一站,但愿我考好每一张试卷,走向光辉的明天。 时钟在不停息的走动,它不会停留,每一秒,每一分地往前走…它有时给人带来美好的的记忆,有时给人留下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8/8 19:02:04
七月的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我们从上海乘车到嘉善,再乘215公交车到西塘,在车上,不知不觉打了一个瞌睡,乘过了头也不知道,到了嘉善酒厂那里发现不对劲,马上喊停车,司 机就把车停了下来,下了车不知东南西北,刚巧酒厂门口站着几个人(好像是当地人)。 过去问他们;“西塘是否过了?” “还没过呢?”一位中年汉子搭话道。 “那大叔你说说看我们应该怎样走?”我们着急地问着。 那个中年汉子微笑着说:“你们朝着这条路(他用指着其中一条路)一直往前走,前面有一座桥,到了桥不要往桥上走,拐弯往南走很快就到景区了。” 我们听了有一种意外的感觉,原来我们离景区己经很近了,幸亏这位大叔指点迷津。马上向大叔道谢,接着就照着大叔指点路往前走… 我们走了一会儿,眼前豁然开朗;那流动的小河,那垂挂的杨柳,那弯弯的小桥尽收眼底,仿佛进入了桃花园,一种兴奋激昂的情绪立刻激起……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1/8/3 23:53:14
9 7 3 1 2 3 4 5 6 4 8 :